佳木斯医院涉假药治死幼儿 黑社会暴力抢尸


孩子输夜中死亡 年近70岁的王桂芝老人悲伤的向记者讲述了这桩医疗事故案的经过:她有三个儿子,三儿子的孩子徐添涵在2007年3月28日被带到大伯家玩差6天9个月大的徐天涵因感觉不适,29日上午6点40分,被奶奶带到住家附近的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诊治当时医院采血做血常规,化验结果显示白血球不高,量体温为37.2度,做B超也显示问题不大王桂芝当时希望给孩子全面检查一下,便要求住院 于是孩子被安排住在了该院的三楼儿科327号病房打点滴,20多分钟后,就在换上第二瓶药的时候,孩子的脸就变色了,面色苍白,神智模糊,再过了10来分钟孩子就不行了,当日上午近8点孩子停止了呼吸孩子死后医院根本没有专业人员告知死因,而是篡改病例,在孩子死后将急救用药一段补拼上去,而且当时没有一个人能对死亡及用药作出合理解释,院级以上领导也集体失踪 王桂芝:“孩子脸色变的时候,我就在楼道里喊大夫,只来了2、3个护士,等主任王海燕到时,孩子已经死了,当时孩子身上都是红斑点,她让我们把孩子尸体弄走为了做尸检俺家儿子找院领导,经过医院工会主席同意,俺们从家里拿来一个冰箱,存放孩子尸体俺们家人还在淌眼泪,当天晚上医院、公安和黑社会的40多人为抢孩子尸体,用棍棒等把俺家人打的死去活来,5人受重伤住院” 不属“三种人” 暴打受害者抢尸体 王桂芝回忆起当时被40多无人性的打手殴打时的情景,悲愤交加她对记者披露:“孩子上午就死了,为什么他们到晚上来打人抢尸体呢据医院内部人员透露,他们要先调查死者家里是否有黑社会成员;是否有当官的;是否有海外关系,如果属于这三种人就不能打,这是他们内部掌握的俺们家属于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所以他们才毫无顾忌的打 受害者讲述当时暴力抢尸情景:当时在病房内已锁上了门,不同意40多不名身份的人进入,他们就强行砸坏房门,巨大的惯性将门内倚门的王老太直接推向了病房中央,随即那些人便涌入,其中的女人死死的按住王老太,男人则对室内的所有人进行暴打,在殴打过程中,还有人站在床上用铁凳子对已经被打倒在床下昏迷的死者家属进行殴打 王老太的二儿子先是在屋内被殴打,后来又被拖拽到走廊上殴打(当时已经躺在地上没有知觉),闻讯赶来的死者其他家属看到,现场血迹斑斑,亲人们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气愤的他们拨打了120和11010分钟后,110赶来了6、7人,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情况便离开了血泊中的伤者没有一个该院的医务人员出来救治后来120救护车赶到,将伤者送往佳木斯中心医院所有伤者均住院治疗 王桂芝:“上来6个女的按住我,打我这老太婆,一个人揣我,把我左右两根肋骨揣折了;黑社会们把俺二儿子和三儿子打的满地打滚、满脸是血,俺叫他们别打了,会出人命的,在旁边看的医院的人还说:不要紧,打不死的二儿子的眉骨都被打折了,头上都是大包;三儿子全身都是大包;女婿被打的抽搐、说糊话,脖子和头一样粗,添涵的舅舅被打的耳骨骨折,那个场面啊,俺们感觉天都蹋了……” “打人过程中,装载着孩子尸体的冰柜连同孩子尸体和一部摄像机以及装有2000多元现金和重要证件的钱包被强行抢走第二天家人在佳木斯敬享园(佳木斯存放尸体之处)发现孩子尸体,是被医院儿科主任王海燕签字送去的” 医院拍片 欺骗社会 令王桂芝一家气愤难当的是,他们的孩子先是不明不白的死在医院,后来多名家人横遭暴打后,躺着无人过问,院长直到事发后一小时才出现!在他们5人被送往另一家医院住院后,黑社会又砸坏了327号病房的其它3个门,医院再把经过伪造的现场拍成片子上电视,医院反咬一口,说死者家属“打骂工作人员、冲击办公及病区、损毁公共设施过激行为严重扰乱了我院正常的医疗工作秩序并严重影响到病区医护人员及其他患者的人身安全情节极为恶劣” 她对记者表示:以院长王树卿为首的黑社会集团不但不承认自己的罪行,还在打人后还大量捏造伪证,诬陷死者家属殴打医护人员毁坏医院设施,并且阴谋的和法轮功联想到一起,其罪行真是恶上加恶,让人心惊王树卿是佳木斯市人大代表,这样的人大代表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吗?人大代表都像他这样残害百姓!老百姓还有地方说理吗?共产党的领导干部真实面目就是这样!人们没有看到当时的真实画面,所以共产党的谎言欺骗令不明真相的人不得不信共产党对法轮功的那套迫害手法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才深有体会…… 利益各方勾结 受害者申冤无门 王桂芝对记者控诉:“事件发生后,俺们全家人眼泪都流干了,我整夜睡不着觉,心痛啊,我就擂床为了整明白孩子是怎么死的,做司法鉴定、请律师打官司等,至今已经花费了近5万元;俺们家人被打住院的医药费、上访告状所花的钱也花了4万多,但至今没有任何说法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说孩子得的是暴发性流行性脑膜炎它的兄弟院校哈尔滨医科大学二院(由佳木斯市卫生局指定)所做的司法鉴定结果为“化脓性尿毒感染导致死亡”意思就是孩子得的是该死的病做这个鉴定花4000元” 受害者在申诉材料中写道:“29日当天上午11时余,我们向市卫生局提出要求尸检,还我们一个事实真相,结果医院利用家属不明白尸检的程序及参与者及性质,将家属提出应及时进行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司法鉴定书》变成了《病理解剖报告》,鉴定目的由家属要求的“药物中毒及死因”变成了院方的“死亡诊断推断鉴定”检验的重心变成了孩子是否死于“流脑”及“枕骨大孔疝”及“肺炎”,那么,我们家属花费4000余元做的这个没有法医参与,只是一些病理教研室人员参与的鉴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我们是在走法律途径还是在为“教学科研作贡献”我们是否应该为医院的诊断不明买单医院是否应该为故意耽误第一时间的“司法鉴定”而负法律责任!!!第一附属医院院长王树卿(佳木斯市人大代表)究竟给了相关人员多少好处难道哈医大二院的相关人员都被收买了就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告诉家属尸检的真相” 王桂芝披露,事发后,医院不负任何责任,他们打孩子的官司和家人被打的官司,律师一听被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黑社会保安打的,谁也不敢接案子,因为他们怕被打二儿子眉骨被打断,没有单位给做司法鉴定他们无法接受哈医大所做孩子的医鉴,要求到沈阳医大做司法鉴定,但据医院内部人员透露,哈尔滨高院的教授已经去采血…… 她表示,佳木斯市政府宣传部的官员也说假话,认为事情挺大的,要极力隐瞒,所以各单位一致说假话压制今年5月份,她带二个儿子到北京公安部和卫生部上访,公安部不让他们进门,卫生部虽然接待了他们,但官员表示,当地法院已经介入了,案件就算终止了,所以他们不管 王老太指出:“医院在我们家这件事情之前曾经使用此种卑鄙的手段处理过多起医疗事故,包括乱收费,误诊等等每次都有相关部门参与助纣为孽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省三甲医院,正厅级单位)每年发生的医疗事故决不是一、二起为什么在媒体上看不到? 真相公布于网络任评说 杨春林声援 王桂芝表示,他们已经找过当地及黑龙江省的数家媒体,没有媒体敢于报导此案案件的所有环节都有证据和证人,她所说的及在大陆网上公布的材料都是事实求是的,保证其言论的真实性,愿为自己的言论负法律责任! 王:“我们家在被殴打的当天第一时间给很多媒体都打了电话,都被告知得向上级领导请示我不知道现在的媒体是怎么了,是被这些有权有势的黑社会吓破胆了?还是为像王树卿这样的黑恶势力服务的我敢说如果我们家属有什么过激的证据在院方手里或者说是假的也好,我想你们这些媒体早就曝光了” 王桂芝透露,她的儿子原本开了一家网吧,鉴于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颠倒黑白欺骗外界,所以家人把事件真相的材料公布在大陆的网站上反驳院方的谎言得到佳木斯维权人士杨春林的声援,他在代表富锦失地农民维权之前曾为此案撰文,在文章中他指出该院院长私自进假药,是夺取孩子性命的原因之一文章贴在网站后被当局删除而且据医院内部人士披露,事实确实如此,徐添涵的死因确与注射假药有关 王老太指出,当局对他们的迫害从未停止,封了她家的网吧,虽然他们交纳了1500元的网络专线费,也不能上网,使他们断了生路她的二儿子徐辉被暴打的最严重,现在啥也干不了 王桂芝对记者表示,她多次去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分局查问警方办案之事,杨春林被捕后她有一次见到局长徐家庆(音),徐问她:知道杨春林吧,他里通外国不爱国被抓了王桂芝质问他:“都是你们逼的,如果共产党把老百姓的冤案解决了,他还用告到国外去吗他帮助别人维权有什么错徐某哑口无言 她还向记者透露,向阳分局负责医院的黑社会打她家人案的张成(音)原本承诺让她9月17日到公安分局指认打人凶手,但当日上午她又电话告知王桂芝改在18日进行记者9月17日致电张成,他在得知记者来自海外大纪元后,立即表示未经其领导批准,他不回答记者的任何问题本报将对此案做进一步报导 附: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患者徐添涵家属间医疗纠纷事件的情况说明   患儿徐添涵、男、8个月,于2007年3月29日近7时左右,来我院急诊就诊急诊值班医生王禹看患儿,当时查患儿:一般状态较差,面色苍白,呼吸急促48次/分左右,心率152次/分,心音低钝立即急检血常规及腹部B超后收入院入院时间为7:34分,病房值班医生赵塔娜、值班护士姜昕,立即接诊病人,当时查心率70次/分,呼吸30次/分,呼吸节律尚规则,面色苍白,皮肤粘膜未见出血点及瘀斑,四肢末梢凉立即给予吸氧,2:1液60毫升快速静点,肾上腺素0.5毫克肌注抢救中于7:50左右,患儿呼吸心跳突停,给予纳络酮0.4毫克静推,洛贝林3毫克静推,肾上腺素0.5毫克静推,同时给予胸外心脏按压持续约20分钟左右,呼吸心跳无恢复,双侧瞳孔散大、固定,宣布临床死亡死亡诊断考虑为:暴发性流行性脑膜炎?支气管炎死亡原因分析为:枕骨大孔疝导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   患者家属对此提出异议,到院里上访,医务科于晨八点四十先后四次对患者家属进行当面解答建议其行尸检,启动医疗鉴定程序,并上报市卫生局,家属对我院答覆不接受,并采取过激行为,坚持陈尸在病区,院保卫科立即将此情况向佳木斯向阳公共安全专家分局报案,此案引起公共安全专家部门高度重视,派两名公共安全专家干警来我院处理此事经过医务科、保卫科和公共安全专家局办案干警紧急协商后由医务科和公共安全专家局办案人员到病区向患者家属下达院里通报:限期家属将患者尸体送到具有冷冻条件的敬享园保存以待尸检家属拒不执行并辱骂医务人员及公共安全专家人员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为了保证尸检顺利进行及患者尸体不在室温下腐败,我院决定将尸体移送敬享园保存家属不予配合并打骂工作人员、冲击办公及病区、损毁公共设施过激行为严重扰乱了我院正常的医疗工作秩序并严重影响到病区医护人员及其他患者的人身安全情节极为恶劣此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为维护医院正常工作秩序,保护我院工作人员及患者人身安全,建议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同时患儿家属在网络上公开编写一些不详实的事情经过,用颠倒歪曲事实的手段来欺骗不明事实真相的网络读者和人民群众此行为已严重损害我院的声誉,目前已造成我院不可估量的损失   为了捍卫白衣天使在人民心中的光辉形象,同时为了在真实合法的情况下公开事实真相我院将此事件做以公开说明避免不明真相的网络读者和人民群众继续被蒙骗,同时了解此事件的真实经过鉴于患儿家属用不详实的言辞来诋毁我院的声誉及形象我院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制社会里,高举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我院及天下所有医疗机构应有的尊重与权益!   为了维护网络报导的真实性,避免虚假信息进一步欺骗善良的网络读者和人民群众,以及被“x功”不法份子利用造成社会的不安定因素现已请求公共安全专家机关制止此不详实的信息在网络上进一步传播               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07年3月29日 附:受害者驳斥院方声明之一 患儿徐添涵、男、8个月,于2007年3月29日近7时左右,来我院急诊就诊急诊值班医生王禹看患儿 (入院通知单上明确标明:负责您病房的是 王禹 医生,为什么又变成了急诊值班医生难道院方的王禹医生有分身术一个急诊一个病房,还是有2个王禹王海燕医生难道是普度众生的观音菩萨,专门盖个章给别人写的病案上,好预备兜事) 当时查患儿:一般状态较差,面色苍白,呼吸急促48次/分左右, (成人呼吸频率一般为16~18次每分,但新生儿的是44次每分!!!(诊断学第6版,P123页)8个月的孩子你就拿成人的标准看再说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心率稍快有什么不可能的就能给人家诊断成心率衰竭引起的呼吸过速是我们读者不懂医学还是你们在混淆视听!) 心率152次/分, (同呼吸,正常成人为60~100次以上,《3岁的儿童在100次以上,具体参阅此处,孩子不是一点毛病没有,门诊病案也写了,上呼吸道感染,152次怎么可以不算正常范围) 心音低钝 (院方的门诊医生 王海燕 亲笔写的“心音有力,律齐”,难道也是笔误不成) 立即急检血常规及腹部B超后收入院 (抢救为什么不在急诊的抢救室而是收入病房) 入院时间为7:34分,病房值班医生赵塔娜、值班护士姜昕,立即接诊病人, (此处忽略了关键的6分钟,正是这关键的六分钟导致了孩子的夭亡!!!一共有三组药用于静点,可医院对此只字未提!7:40静注完毕的是什么药此事必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当时查心率70次/分,呼吸30次/分,呼吸节律尚规则,面色苍白,皮肤粘膜未见出血点及瘀斑,四肢末梢凉立即给予吸氧,2:1液60毫升快速静点, (这个肾上腺素2∶1等张液是抢救休克时扩容的首选溶液,其有固定组份,由2份等渗盐溶液+1份等渗碱溶液配制而成) 肾上腺素 (主要作用为兴奋心脏、使心肌收缩力加强、心率加快;收缩皮肤、粘膜和内脏血管,用于过敏性休克、支气管哮喘及心脏骤停等) 0.5毫克肌注抢救中于7:50左右,患儿呼吸心跳突停,给予纳络酮 (用于麻醉性镇痛药急性中毒解救,每次0.4~0.8mg,肌注或静注,1~2分钟即可解除呼吸抑制及其它中毒症状,可使患者从昏迷状态迅速恢复此外,还可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乙醇中毒及心博骤停患者的复苏,并具有抗休克作用可显著增强心肌收缩力,升高血压,改善组织的血液灌注,) 0.4毫克静推,洛贝林 (能选择性地兴奋颈动脉体化学感受器,反射地兴奋呼吸中枢,大剂量也能直接兴奋呼吸中枢 可刺激颈动脉窦和主动脉体化学感受器(均为N1受体),反射性地兴奋呼吸中枢而使呼吸加快,但对呼吸中枢并无直接兴奋作用对迷走神经中枢和血管运动中枢也同时有反射性的兴奋作用;对植物神经节先兴奋而后阻断 新生儿窒息、吸入麻醉药及其它中枢抑制药如吗啡或巴比妥类中毒、一氧化碳引起的窒息以及肺炎、白喉等传染病引起的呼吸衰竭) 3毫克静推,肾上腺素0.5毫克静推,同时给予胸外心脏按压持续约20分钟左右,呼吸心跳无恢复,双侧瞳孔散大、固定,宣布临床死亡 (众所周知,抢救的原则就是“缺啥补啥”!药物过敏中毒抢救也是用这些药!强心的,兴奋呼吸的,以我浅薄的医学知识分析,此处根本不能证明医院仅使用了这些药物!难道那网站上提到的关键的3瓶药的处方单都消失了还是医生护士可以随意用药不必处方那么今后患者还怎么敢去这样的“黑诊所”看病此处据我分析,也不排除院方最后销毁证据的可能,试想入院时间如此短暂,也可能那3瓶药只有处方单未被医院登陆书面病例中而后被篡改消失也不是一点可能没有,但此处只是个人分析,因为我不是搞医的不清楚具体有没有法律约束这一块) 死亡诊断考虑为:暴发性流行性脑膜炎?支气管炎死亡原因分析为:枕骨大孔疝导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 (发热、头痛、呕吐是流脑三大主要症状婴儿症状表现不典型,往往伴有高热、拒食、烦躁、哭闹不安等;暴发型流脑病人起病急骤,病情凶险,如不及时抢救可导致严重后果此一系列症状在孩子身上根本没有体现,大家可以参考急诊诊断扫瞄件!颅压都增大到发生枕骨大孔疝了,那孩子怎么一点神经症状都没有啊最起码也要有喷射呕吐和抽搐之类的现象吧支气管炎能死人就更天方夜谈了,3甲医院连支气管炎都治不了么笑死人了吧这里最关键的还有一个,2种炎症还能不用消炎药你要是真的说是先抓主要矛盾抢救,好,那么门诊病案又怎么解释7:15还好好的,7:34就在你们的急诊里就不行了你的接诊的主任医生干什么的为什么不就地抢救) 患者家属对此提出异议,到院里上访,医务科于晨八点四十先后四次对患者家属进行当面解答建议其行尸检,启动医疗鉴定程序,并上报市卫生局,家属对我院答覆不接受,并采取过激行为,坚持陈尸在病区, (据说根本没有专业人员告知死因,而是篡改病例,将急救用药一段补拼上去,那段是孩子死后写的,期间的确有人,但只是不停催促将尸体移出,而且没有一个人能对死亡及用药作出合理解释,院级以上领导也集体失踪,家属只能静守尸体,等待尸检) 院保卫科立即将此情况向佳木斯向阳公共安全专家分局报案,此案引起公共安全专家部门高度重视,派两名公共安全专家干警来我院处理此事经过医务科、保卫科和公共安全专家局办案干警紧急协商后由医务科和公共安全专家局办案人员到病区向患者家属下达院里通报:限期家属将患者尸体送到具有冷冻条件的敬享圆保存以待尸检家属拒不执行并辱骂医务人员及公共安全专家人员 (谁家的活蹦乱跳的孙子死在自己眼前反应还不非常强烈那人一定不是人!况且家属当日上午便已申请尸体检查,卫生局直到下午也没有给出答覆,法律规定,新鲜尸体48小时内必须尸检,冰冻尸体7日内必须执行,而且必须解冻1天,家属当然希望越快越好!所以请求直接从病房移送尸检,因为医院对面就是司法鉴定中心!) 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为了保证尸检顺利进行及患者尸体不在室温下腐败,我院决定将尸体移送敬享园保存家属不予配合并打骂工作人员、冲击办公及病区、损毁公共设施过激行为严重扰乱了我院正常的医疗工作秩序并严重影响到病区医护人员及其他患者的人身安全情节极为恶劣 (医院谁被打了站出来!!! 工作人员指的又是什么 便衣土匪么 家属受伤的五个人有四个都在中心医院躺着无人过问,院长直到事发后一小时才出现!家属一共不到7人,院方一共出动近40人,包括近10名妇女,试问,如果真的是家属激进出去伤人,为什么白天一整天都没有行动病房的对面就是护士站,往前走一点就是医生办公室,白天打伤几个医生护士根本没有难度!!!单单选在没人的晚上六点他们为什么专挑保安开刀杀鸡容易还是杀牛容易打反正都是泄愤啊,谁会那么傻而且他们为什么单单在自己病房下手还去自己踹烂自己的病房门哪个头脑正常的人会这么组织 家属打人,同时还乖乖把尸体交给儿科主任送到敬享园,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家属闹事,怎么可能不集结二三十人拎着工具打伤最少一两个人之后才有大批保安涌上来而是一开始就被40来人打,这正常么保安难道知道这里要出事预先就组织了40人的队伍候着,他们是诸葛亮啊而且晚上发生的打人事件中,整个医院包括保安、清洁工、医生、护士没有一个人出面制止或报警,40来人打7、8个人,声音绝不会很小,为什么没有人制止人都去哪了70多岁的老人都受伤,打人的还是人不是人最重要的是,家书自带的DV都被抢走,家属打人还带DV干什么医院当晚肯定留下了监控记录,但因为家属的DV被夺,所以最后这段监控实际是掌握在院方手里!他想怎么改都可以!!!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