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胡锦涛爱将 和房峰辉一样还有6个人 中南海扑朔迷离(图)


2018年1月9日,中共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房峰辉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海外党媒文章称,房峰辉并非“胡锦涛爱将”,实则是“郭徐遗毒”,房犯下三宗罪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房峰辉落马被坐实,显示出江派在军中政变的警报暂时被解除,但是,却非反腐升级的信号,相反,如今当局的反腐动向却显得扑朔迷离另外,目前仍有6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虽然接受了审查,但尚未公开缺认 海外中文媒体广为流传房峰辉是“胡锦涛爱将” 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北京作为中央戍卫区,通常会有中央军委主席提拔最信任的将领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再加上房峰辉的仕途快速提拔期集中在胡锦涛任内,因此海外舆论一直讲房峰辉视为胡锦涛在军内“对抗”郭伯雄、徐才厚的重要将领 甚至有传闻称,在胡锦涛接任军委主席后,发现郭徐二人几乎垄断了军中高层于是,2007年胡锦涛故意从从广州军区提拔两人进京,一个就是时任广州军区参谋长的房峰辉,另一名就是时任南海舰队政委兼广州军区副政委的童世平 但从其简历来看,或许并非如此 房峰辉本人并非如同曾经落马的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那样的“无能之辈”房峰辉有长期的基层经历,长期在新疆地区服役1998年,房峰辉晋升少将军衔,1999年成为第21集团军军长而新疆军区又恰隶属兰州军区建制,与已经落马的元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关系甚深在十八大后甚至有传闻称,他在一次朋友聚会中讲,谁要是敢动郭伯雄就把他毙了 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网称,解放军上将刘亚洲曾于“郭徐”落马之后,在一次公开演讲时表示,军队高层中只有他本人和刘源没有给郭伯雄和徐才厚送过钱,即使这样,自己也曾经因为郭徐的权力,给他们送过礼物这其中是否也有房峰辉和张阳尽管刘亚洲未直言,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极有可能 最能作为证据的一点,是在郭伯雄和徐才厚落马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军队内部一直不断强调清除“郭徐遗毒”尽管当时外界对此甚为不明,但从今日情况推断,或许“郭徐遗毒”的表现之一,就是房峰辉和张阳而军方之所以不断强调,也是在为房张二人的今日命运作“铺垫” 因此,与其说房峰辉是胡锦涛“爱将”,更准确的说他和张阳皆为“郭徐遗毒” 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于2017年10月19日介绍,中共十八大以来,共立案审查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其中十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43人 当时已经公布的落马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共35人,现在加上房峰辉、张阳为37人也就是说,目前仍有6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虽然接受了审查,但尚未公开信息 周晓辉:习近平在清理门户,江系势力还会作乱 时事评论员周晓辉表示,在习近平一再向军队发出“肃清郭徐余毒”的命令后,与郭、徐瓜葛颇深的房峰辉、张阳被免职后落马,明显是习近平在清理门户,以防止身边具有江派背景的人借机作乱 十九大后,习近平更是大举提拔自己所信任的军中将领进入军委任要职,但江派盘踞军队这么多年,余毒并非很快就可以清除的,某些深藏不露之人很可能伺机搅局 中国兵家早有言“擒贼先擒王”,若乱臣贼子的大旗不倒,兴风作浪就有机可循,而习近平“夙夜忧叹”也绝不会终止 房峰辉的“三宗罪” 1月9日,中共官方发布消息,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房峰辉(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外界早有传闻,如同曾经解放军内部普遍存在的买官卖官、贪污受贿一样十八大后军纪委接到有关房峰辉问题的举报,房随后向中央退赃逾亿人民币 更重要的是,官方通报中称他“行贿”作为中央军委成员,房峰辉行贿的对象,毋庸置疑,非当时的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莫属 “行贿”这个关键信息,也能透露出房峰辉的第二个罪名,就是政治上与郭徐勾结成党,结成军队内部山头,触犯中央大忌 房峰辉的第三宗罪,就是“无能” 在四五年时间内,作为总参谋长的房峰辉,没有按时完成习近平对朝鲜核危机的解决设计,一而再再而三延误朝核危机进程且在习近平与特朗普会谈后,在不适当时机搞出中国印度边界事件,从而导致印军军队直接进入中方边境,影响中央大局 夏小强:房峰辉落马反腐走向扑朔迷离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房峰辉落马被坐实,显示出江派在军中政变的警报暂时被解除,但是,却非反腐升级的信号,相反,如今当局的反腐动向却显得扑朔迷离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中共十九大上,主导习近平五年反腐的王岐山,退出了中共高层权力核心,这给十九大后的反腐带来不确定性即使在十九大前习当局火速拿下孙政才、张阳和房峰辉,其实也只是在十九大上防止政变的应急之举,并没有在总体反腐目标上有所突破——自从正国级大老虎周永康落马之后,再无同等级别老虎落马,从级别上来讲,打虎实际上已经止步于周永康 第二、赵乐际接手王岐山反腐,虽然中共十九大后,当局已拿下了鲁炜、刘强、张杰辉、冯新柱、季缃绮5名中共省部级高官,中纪委继续再放话,称反腐斗争“一刻不停歇”但是,这些正副部级官员的落马也只是应景贪腐,是中共官员升迁和进入高层的投名状与常态,中共官场如今副部级以上官员有三千名左右,即使一天一虎,拿下一半也需要5年时间社会和民众对反腐的期待,早就指向了江泽民集团贪官的后台和老老虎,曾庆红和江泽民等人但是,迄今为止,没有看到老老虎要接受调查的迹象 第三、习近平在2018年新年贺词的电视讲话中,避谈了过去五年备受国内外关注的反腐问题,而在在过去三年习近平的新年贺词中都会提及从此前的“开头没有回头箭”,到现在的避而不谈,可能有其政治中交易和妥协的隐情 以上迹象显示,未来习近平当局的反腐走向扑朔迷离,这种不明走向给其执政带来了更大的成本和危险的趋势:随着习近平权力的进一步稳固,江泽民集团犯下的罪恶及其压力,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