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对中资科技初创公司热情冷却(图)


大量资本涌入中资互联网初创公司之势已然放缓,令很多投资者快速获取意外之财的梦想破灭 就在六个月前,从美国到香港的投资者纷纷将大量现金注入以非公开或公开方式融资的中资互联网公司,推动这些公司估值飙升转眼到了夏季,市况急转直下重创许多新上市科技公司股价,令整个行业不寒而栗大型投资者认为,该行业仍有获利空间,但在投资何处的问题上更为挑剔 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2018年数千家非公开上市中资科技公司通过股权融资筹得了创纪录的694亿美元根据Dealogic的数据,这一数额较2018年中资科技公司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筹集的214亿美元多出两倍以上,2018年是IPO市场非常忙碌的一年 近来股票发行量已经锐减虽然有些企业仍在推进上市计划,但很多已缩减融资目标据银行人士,过去数月,至少10多笔中资科技IPO交易已缩减规模或推迟进行,早前设定更大IPO目标的企业无奈之下只能完成原先目标的一小部分 这些公司中包括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encent Music Entertainment Group, TME),该公司去年12月在纽约IPO时将发行价定在指导区间的最低端,筹资11亿美元,是原先筹资目标的一半左右上市时的市值也较其早前设定的目标低了20% 市场动荡也对未上市公司造成影响私募股权公司泛大西洋资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董事总经理兼全球技术主管Anton Levy表示:“我们开始看到非公开市场上对中国科技公司的估值出现松动,这让我们在近期内持谨慎态度” 结果就是许多规模较小的公司难以融资,而且这种情况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一些投资者表示,非公开市场的调整可能再延续六个月,某些公司的估值甚至可能下降 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创始人周炜表示,经过了多年非理性增长后,中国私募行业已恢复了一些理性创世伙伴资本是一家风投公司,专注于对科技和媒体初创公司的早期投资他表示,中国 大陆流动性收紧也让一些国内投资者担忧 一些银行人士表示,现在看来,之前由于投资者热切相信初创公司乐观的增长预期,几桩公开和非公开市场交易的定价过于激进 智能手机生产商小米集团(Xiaomi Corp.,1810.HK)以及电子商务预定应用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3690.HK)分别于2018年6月和9月在香港IPO,筹资均超过40亿美元,如今这两家公司的市值都已蒸发逾五分之一其他中国科技公司上市新股的表现也大多跑输大盘 一些人士表示,市场没有为2018年众多大规模交易的涌现做好准备科技股在全球范围内遭抛售也形成拖累 银行人士预计,2019年亚洲市场IPO数量会不及2018年更多公司可能选择通过其他途径筹集资金,比如发行可转换债券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除日本外的亚洲融资部门主管Aaron Arth说,市场动荡并未改变中国科技公司所代表的长期机遇 他表示,投资者会给这种风险定价;地缘政治和市场事件的一些噪音会影响估值,但不会影响整体上的融资渠道 泛大西洋资本集团的Levy称,长期来看,该私募股权公司仍看好那些建立在更坚实基础上的企业以及那些有潜力成为地区乃至全球顶尖行业领导者的企业 这一点在一些行业领跑者身上能够得到证明,这些企业在吸引投资方面毫无困难总部位于北京的初创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最近从私募投资者手中筹集30亿美元,交易对该公司的估值为780亿美元,较一年前的估值上升了一倍多此外,字节跳动也在就新的信贷额度与银行进行谈判 这家快速增长的公司可能最早于2019年进行IPO,投资者预计其他高估值的中国科技巨头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简称:蚂蚁金服)和网络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简称:滴滴出行)可能在2019年或2020年推进上市计划 实际上,许多投资者仍手握大量资金,但对于投资目标已变得更加挑剔行业研究机构Preqin估计,专注于亚洲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基金目前坐拥3,360亿美元资金,可用于投资该地区的公司 目前投资者在谈判中也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一位科技行业投资者表示,目标公司对于IPO退出条款已变得更加灵活 例如,2017年的协议条款通常明确规定,若公司不能在五年内上市,私募投资者此后可以赎回投资而近来一些协议已将这一等待期缩短至三到四年,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