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民主大学关于《星岛日报》歪曲报导的声明 组图


2014年5月17日,《星岛日报》抛出一篇所谓的“报导”,涉及本校开学典礼举行地点,并试图以子虚乌有的“非议”来否认六四大屠杀鉴于《星岛日报》复杂的背景,该“报导”所释放的信息不能不令人警觉,本校特发表以下看法 《星岛日报》在冠以“官方图书馆‘六四’纪念掀争议”显著标题的“报导”中写道:“三藩市总图书馆下月连同‘天安门民主大学'及‘北加州香港会',举办三项‘六四'纪念活动,包括推动民主主义的网络大学天安门民主大学开学典礼、由曾目睹‘六四事件'发生的美国留学生赛颂非(Valerie Samson)《我爱北京天安门》放映会、及‘勿忘六四'图片面板展览”“身为官方机构的总图书馆,在网站上以‘六四大屠杀'形容‘六四事件',并举办政治立场鲜明的‘勿忘六四'活动,惹来了非议”(详见附后链接) 是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将于6月1日下午一点半在三藩市总图书馆举行开学典礼,此外,“勿忘六四”图片展等活动也将在该馆举行星岛日报称这些活动惹来非议,传递的信息是,有人反对三藩市总图书馆举行这样的活动,有人认为“六四大屠杀”是不存在的,只有中共官方所谓的“六四事件” 然而,就我们所知,三藩市总图书馆同意与天安门民主大学、北加州香港会举行上述活动,并没有惹来什么非议事实是:去年六四,北加州香港会和三藩市列治文图书分馆联合举办了同样的六四面板图片展览;五年前的六四,总图书馆也放映了同一部六四纪录片“我爱北京天安门”,如真有争议,还会等到现在吗?看来星岛不是歪曲事实就是自己创造了争议星岛日报全篇“报导”也并无一处提到究竟是谁有何非议,成为典型的“无稽之谈”、“空穴来风”;而且,竟然不敢按独立新闻报导的惯例列明记者名字,而是按照中共官方宣传的习惯只以“本报记者报导”蒙混过关,也成为“作贼心虚”的现代范例对于《星岛日报》及其记者如此低下的专业素养,我们感到非常遗憾 在“六四”25周年之际举行上述活动的正当性和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25年来,世界上所有尊重事实、诚实正直的人,都认定1989年“六四”中共军队大肆屠杀和平示威者的事实,并为之悲愤不已诞生于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天安门民主大学,25年之后在异国他乡重建、复校,本身就是那场屠杀的一个见证一个臭名昭著的例外,那就是进行屠杀的中共它不仅否认曾进行过屠杀,不允许人们谈论“六四”,还开动它们掌握和收买的海内外种种宣传机器混淆视听,试图掩盖自己的滔天罪孽、抹去人们的历史记忆对于《星岛日报》及其记者被迫低下的职业道德,我们表示十分同情 我们注意到,《星岛日报》及其记者的专业素养和职业道德,并非一直如此低下25年前,星岛日报自己曾积极报导过六四大屠杀兹列举其中1989年6月4日、5日几篇报导的标题:“血洗北京城”、“北京死伤数万”、“共军悍然血洗天安门”、“共军血洗天安门千人死亡”,等等(详见附后链接) 然而,随着中共外宣计划的推进,事情这些年发生了变化星岛日报有新闻报导的自由,有发表不同观点的自由但是,它应该遵守新闻报导规范,不能把随意的捏造或子虚乌有的臆想当作“新闻报导”的事实我们殷切希望今天的《星岛日报》及其记者们鼓足勇气,好好向其前辈学习如何提升专业素养和职业道德 我们提醒读者注意该报已经发生变化的复杂背景,注意它是否已经丧失了新闻报导的中立与独立性,究竟是在报导还是在写中共授意的评论,分辨它是在从事正常的新闻报导,还是在传递北京的声音,作为中共官方宣传喉舌的海外延伸 同时,我们还希望人们注意,这是否是北京营造舆论、向我们的合作者三藩市总图书馆施加压力的一种方式,以阻碍天安门民主大学开学典礼和“勿忘六四”等活动的顺利举办希望广大读者届时以实际行动(去旧金山总图书馆参加我们的开学典礼,或到这里观看实况转播:http://tiny.cc/tu61),来表达对“六四”死难者的哀思,和对中国民主大业的支持谢谢大家 天安门民主大学校务委员会2014年5月22日 附件: 1.2014-5-17星岛日报“官方图书馆‘六四’纪念掀争议 三藩市市长办公室:‘与市长办无关’” 2.1989-6-4星岛日报“共军血洗天安门千人死亡” 3.1989-6-4星岛晚报“血洗北京城死伤者逾万” 4.1989-6-5星岛日报“北京死伤数万” 5.六四淩晨六部口坦克压死撤退学生的照片(星岛日报:《北京学运——历史的见证》,香港:1989年7月第二次版,第140-1页) 6.星岛日报《北京学运——历史的见证》图片册封面,香港: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